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吴欢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惠辩庐主吴欢小记

2013-07-12 18:21:3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范曾
A-A+

  古有倜傥非常之人如淳于髡、东方朔者,司马迁重之,以为他们微言大义,不从俗沉浮,而其行为怪诞、语焉奇谲,其唇舌直可比之游侠之刀剑。故以《滑稽列传》与《游侠列传》并为史典。当今年轻人中秉奇才、富思辩、巧辞令、善文章者,吴欢自是其人。而他的可爱还在他为人的潇洒,宅心仁厚,好谐谑而不为虐;是非分明,重和合而不俗苟。于是,贵人重之、高人赏之、美人悦之、恶人疾之、小人避之,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吴欢的思维方式使逻辑学家瞠目结舌,吴欢的文字,使语言学家耳目一新,他的思辨和话语构成了自己全新的思维系统,这在当今文人圈中,可谓一帜临风,无与争高下者。因为他的技巧独特,不太容易临摹,这便与时下坊间作家的轻薄为文,拉开了距离。而吴欢文章的耐人回味,重要的是他有取诸怀抱、因寄所托的追求,而绝不是油腔滑调的调侃。他在幽默谐谑之中潜藏着慕道沉痛,你决不要被他放浪形骸之外的表象所迷惑。

  吴欢岂无欢?他高兴得很,他时常将悲剧当喜剧看,因为在他看来,可笑的事永远比可悲的事多。人类太执著于无名烦恼,则难逃恶业的羁绊。空放着丽日晴空、碧水青山而去深刻、去沉重,吴欢决不做那样的傻瓜。其实亘古以还的所有悲剧已为陈迹,而自斯以后的所有喜剧正待上演,吴欢遂抱着游戏大造的态度对待人生,没有太多的瞻前顾后,他的内心最沉痛的部分,在他点到为止之后,他也轻松起来,谚云:“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似乎在《吴欢酷论》中,没有看到这种足以使吴欢弹泪的伤心处,或许这正是吴欢“怨诽而不乱”,极高明、道中庸之所在。

  甲戌年,吴欢属为他的书屋命名,我为他题《惠辩庐》三字,吴欢拊掌大乐,以为:“知吴欢者,其唯君乎?”在战国之世,庄子已是一个思辩上的异端,而被庄子视为“其道舛驳”的惠施更是离谱。但他在种种离谱的说法如:“狗非犬”、“白狗黑”之外却说出了“至大无外”、“至小无内”和“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的千秋妙语,就凭这两句,惠施就已不朽,而吴欢何止两句,所以吴欢者,今日之惠施,今日之公孙龙也。

  我曾有锦上花一曲赠吴欢小弟。词云:“还记取,初逢君,排奡文思写道玄,余音缭绕;遐荒妙境动京城,高手注翘。大章法夹着闲话渔樵,真纯情偶交付艳词蛮腰。潭深起诡波,土沃生奇苗,怡情善谐谑,嗔怒化风谣,真个是智绝慧超、霞铺云巧,花丛里杜若扬芳,骏骑中龙媒逸矫。”这是我写的《吴欢之歌》,自以为颇能传神写照。

  又记得天津诗坛巨擘寇梦碧先生曾有赞我之词云:“大造耽游戏,甚风雷,陶钧鼓铸,孕成此气。狂侠飞仙儒与佛,细看都无相似,让面目,还他自己。”以此转赠吴欢,亦无不可,吴欢,石翼之俦欤?谨为序。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吴欢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